<sub id="tbduw"><table id="tbduw"></table></sub>

        <nav id="tbduw"><code id="tbduw"></code></nav>
      1. 知音网首页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防不胜防,妻子闺蜜约我去酒店

        防不胜防,妻子闺蜜约我去酒店

        www.indiandarbargifts.com 2019-01-02 11:06:25 知音读酷 我要评论

        字号:T|T

        2018年12月初,浙江省乐清市警方接到一名11岁男孩母亲的报警,称孩子于11月30日下午失联。随后,警方连夜开展寻人工作,孩子的父亲更是发布消息“重金寻子”,孩子的下落牵动人心。

        防不胜防,妻子闺蜜约我去酒店

        1

          第一次被杜苓“测试”,是在我们俩刚确定恋爱关系不久。

          那时我住在自己家,河北一个三线城市的郊区;杜苓在市区上班,住在她广告公司的宿舍。

          我们俩相距大约80公里。

          那天晚上11点,我们电话里互道晚安后,我正迷糊入睡,手机响了,是杜苓的微信:“宗齐,我胃痛!”

          我立刻清醒了,打电话给她,电话里,她的声音带着呜咽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痛起来……”

          我猜是急性肠胃炎,读大学时我得过一回,曾痛得满头大汗。我赶紧问:“那你能起床上医院吗?”“不能,我都痛死了!”

          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,我担心不已。她的家人都在邻市,这种情况我不能坐视不管,于是我立刻穿衣下床,开车出门。

          幸好夜里车流量不大,我把车开得飞快,终于在凌晨1点前赶到杜苓的宿舍。

          一开门,杜苓扑哧一笑:“哈哈哈,你已经通过测试啦!”

          我一头雾水,什么测试?

          杜苓笑里有点歉意,原来她压根就没有胃痛,是她妈给她出的这个馊主意!杜苓说:“辛苦你来回跑了,我妈这不是还没见过你吗?就让我测试你一下,想看看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!”

          那一刻,我心里挺别扭的。大半夜的,折腾我来回跑3个小时,居然只是个测试!

          不过,我天真地以为,我已经通过了测试,接下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        2

          我很爱杜苓,当时公司团建,我拿着枪到处找同伴,不小心撞到在同一个风景区游玩的她。她冲我嫣然一笑,那笑脸特别像电影《致青春》里的杨子珊。

          交往中,我发现她文静质朴,很适合过日子。唯一的缺点就是,对感情太缺乏信任和安全感。

          这和她的家庭有关。杜苓跟着妈妈一起生活,她亲眼目睹妈妈离婚再婚再离,而且,两次离婚,都是因为对方出轨被妈妈发现。

          说来也不难理解,杜苓的妈妈事业心重,是女强人,从打工妹到开起自己的房产公司,各种辛苦,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杜苓告诉我,在她记忆里,自己从小都是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去上各种辅导班,常常在辅导班睡着了,妈妈还没赶来接她。后来初中住校,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。妈妈跟爸爸闹离婚,吵得家里鸡犬不宁。

          高一那年,母亲再婚,她好不容易适应了继父的存在,他们又在她读大一时离婚闹到法庭。

          暑假回家,妈妈整天拉着她将前后两个男人有多坏,将自己如何从生父手机里揪出不要脸的小三,如果根据定位将继父捉奸在床一一道给女儿听。

          那些声泪俱下,那些对男人的痛骂,愣是让杜苓整个大学期间不敢恋爱。

          她常常倚在我怀里说:“我妈说了,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为了你,我都不听她的话了。所以,一定要珍惜我。”听到这番表白,我总能涌起;に某宥。

          交往半年后,杜苓带我回家。第一眼看见杜苓妈妈,我就心里打鼓。她虽然笑着,却让人很不舒服,那居高临下的凌厉目光里,像是藏着深不见底的秘密。

          她一开口就说:“小陶,我对物质没有什么要求,但有一点,你必须对我家杜苓忠诚,绝不能三心二意!”

          这点我当场保证了。

          杜苓妈妈见我点头如捣蒜,冷哼一声:“话别说太满,你现在肯定跑不了,指不定以后呢。男人靠得住,母猪能上树!”

          她说得咬牙切齿,我不知如何回答,直冒冷汗。

          那天临走前,我去了一趟卫生间,无意中听到玄关处准岳母在教杜苓:“你留点心眼,看紧一点,男人都是一路货色,看看你那个死爹就知道。”

          这话让我从心底生出叹息:摊上这样的岳母,以后怕是有我受的!

          回程的车上,杜苓主动为我宽心:“宗齐,你别怪妈,她是刀子嘴豆腐心。如果不同意我们的事,她怕是连门都不让你进。”

          我想了想,也是。一个弱女子含辛茹苦把女儿拉扯长大交到我手里,我还不能让她多说几句?这样想着,我将杜苓的手握得紧紧的。

        字号:T|T
        提示:键盘翻页 ←左 右→ ,点击图片可以翻页
        关注我们:

        新闻热搜词

       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        编辑推荐

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收起评论

        热点聚焦

        热点视频

        图文欣赏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荐

        回顶部

        时时彩助赢软件